谢桂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历史性跨越

摘自《中国研究生》2009年第9期

    谢桂华,曾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全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常务副主任、学术委员会主任、研究所所长。现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兼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问: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高等教育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作为高等教育重要组成部分的学位与研究生教育事业同样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请您简要回顾一下这一段历史进程。
答: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改革和发展,是以恢复研究生招生为起点,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的实施为标志的。其间大体经历了五个阶段:一是学位制度初创实施与研究生教育恢复发展阶段(1978~1985);二是学位制度初步建立与研究生教育调整改革阶段(1986~1991);三是中国特色学位制度基本建立与研究生教育深化改革阶段(1992~1998);四是中国特色学位制度的进一步完善与研究生教育加快发展阶段(1999~2005);五是由研究生教育大国向建设研究生教育强国奋进的阶段(2005~)。
问:那么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在改革与发展过程中具有什么发展特征?
答:我认为主要有五个方面的发展特征:第一,以新中国成立后至“文化大革命”前17年的艰难探索与曲折发展为基础;第二,以党中央和国务院实行一系列国家发展重大战略为大背景;第三,主动适应并积极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需要,为我国经济建设、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第四,学位制度与研究生教育在互动中改革与发展,学位制度的实行促进了研究生教育的规范化制度化;第五,虽然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起步较晚,但起点高、发展快,实现了历史性跨越。
问:您提到了历史性跨越,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答:第一,建立了完整的独主自主的开放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学位制度与研究生教育体系;第二,已经成为世界研究生教育大国;第三,为国家输送了大量博士和硕士,实现了高层次专门人才培养基本立足国内的奋斗目标;第四,促进了高等学校三大职能的全面实现与提升,推动了研究型大学群体的建设;第五,由单一的培养模式,走向高层次人才培养多样化的新格局;第六,突破传统体制,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学位与研究生教育三级管理体制。
问:确实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下面请您具体谈谈具有中国特色的学位制度是如何建立的?
答:在“文化大革命”以前,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国建立了基本上是模仿前苏联的高等教育体系与模式,设置了专科、本科和研究生教育,但没有实行学位制度,研究生教育不仅规模比较小,而且在层次上仅有硕士生教育,没有博士研究生教育,是不完整的高等教育体系,也不是完全独立自主的高等教育体系。
我国高等教育从1978年恢复研究生招生,1981年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经过30多年的不断深化改革与快速发展,已经形成了高等职业(专科)教育、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教育“三足鼎立”的新格局。目前,我国有普通本科院校740所,高职(专科)院校1168所,有学士学位授予单位700多个、硕士学位授予单位697个(其中普通高等学校530个、科研机构152个、党校15个)、博士学位授予单位346个(其中普通高等学校291个、科研机构54个、党校1个),构成了完整的高等教育体系和学位与研究生教育体系。
同时,我国的学位制度也一直坚持开放的方针。我国签署了《亚洲和太平洋地区承认高等教育学历、文凭和学位公约》,到目前已累计接受来自世界1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学生123万人。目前我国与世界上188个国家地区建立了教育合作交流,其中已经与俄罗斯、德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32个国家签订了相互承认学历与学位文凭的协议。1996~2006年出国留学人员106.7万人,回国27.5万人;1996~2007年国家公派出国留学人员3.47万人,回国比例达97.5%。
所有这些都充分表明,一个完整的独立自主的开放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学位制度与研究生教育体系已经建立。
问:我国的学位制度与研究生教育体系具有哪些特色?
答:我认为这些特色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一,硕士学位在学位结构中是相对独立的一级学位,而不是一般的过渡学位;二,学位授权与研究生培养体系以高等学校为主体,同时还有科研机构、军队系统和党校系统,呈现多元化;三,严格的学位授权审核制度,经批准的学位授予单位有权决定是否授予某一个学位申请人学位,国家对各级学位授予质量的监督主要是依靠对学位授予单位及其学科专业进行严格的审核;四,开辟了以研究生毕业同等学力申请硕士、博士学位的渠道,有利于促进多渠道培养高层次专门人才;五,以中央为主导,地方统筹,单位自主,依靠专家学者,建立国家、地方与单位的三级管理体制。
问:目前我国的研究生培养规模有多大?
答:在“文化大革命”前,我国有一定规模的研究生教育,但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中断。1978年恢复研究生招生后,研究生教育快速发展,在校研究生人数从1978年的1.1万人发展到2008年的128.3万人,仅少于美国的200多万人,位居世界笫二,成为研究生教育大国。而博士研究生教育则是从零开始,1982年开始招收博士生,到2008年在校博士研究生达到23.7万人,2008年授予的博士学位为4.6万多人,每年授予博士学位人数也仅少于美国而跃居世界第二,标志着我国己成为名副其实的研究生教育大国。
问:这些培养出的博士和硕士在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您能为我们提供一些数据吗?
答:改革开放30多年来,至2008年我们已经培养了28.6万名博士,228.9万名硕士 。我国自己培养的博士硕士,已经成为各行各业的骨干力量,其中许多是领军人物与中坚力量。例如: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负责人中,90%以上是毕业研究生,其中毕业博士生占近80%,而这些毕业研究生中又有近90%是我国自己培养的;1995年新增院士中第一次有了改革开放后我国自己培养的博士,2005年新增的51位中科院院士中,在国内接受研究生教育的就有17人。
问:研究生教育对高校自身建设也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请您就此具体谈谈?
答: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是高等学校的三大职能。在改革开放前,我国高等学校主要从事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的职能几乎没有得到发挥。改革开放30多年后,我国高等学校三大职能得到了全面实现与提升,为国家经济建设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而学位制度的实行与研究生教育的发展功不可没。
从人才培养角度说,前面提到的我们培养出这么多高质量的博士和硕士已经证明了这个职能的充分发挥。另外,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自己培养的大批博士、硕士充实到高等学校,从根本上改善了师资队伍结构。2007年普通本科高校专任教师中具有研究生学历的教师比例平均为57.9%,其中具有博士学位的教师比例为15.9%。在进入“211工程”特别是“985工程”建设的高等学校,具有博士学位的教师比例则远远高于平均比例。如清华大学目前45岁以下的青年教师中有研究生学历的占90%,其中博士占70%,师资队伍结构的改善与整体水平的提升,对提高教学水平与保证培养质量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角度来说,改革开放以来,高等学校已经成为我国科学研究与技术创新的重要力量,在建设创新型国家和全国建设小康社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2007年度国家“三大奖”中,高等学校获国家自然科学奖26项,占66.7%;国家技术发明奖27项,占69.2% ;国家科技进步奖116项,占60.4%。2006年全国高等学校专利拥有量4.5万项,建有国家大学科技园62个。在哲学社会科学方面,高等学校汇聚了全国哲学社会科学界90%以上的研究人员,占有80%以上的研究成果。这一切成果的取得,都与研究生教育密切相关。研究生群体已经成为高等学校开展科学研究与技术创新的一支充满活力、源源不断的生力军。
随着高等学校三大职能的全面实现,通过“211工程”和“985工程”建设,推动了我国高等教育整体办学水平的提升与研究型大学、教学研究型大学群体的建设,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为代表的若干所高等学校正在向建设成世界一流大学或国际知名的高水平研究型大学迈进。
问:高层次人才培养多样化,是否是指专业学位的设置?
答:可以说是,但不完全是。专业学位的设置主要是为了缓解当时研究生培养存在的“生源单一”、“类型单一”、“流向单一”的矛盾。1990年设置了我国第一个专业学位─工商管理硕士(MBA),后来又先后设置了法律硕士、教育硕士等20种专业学位,并开辟了在职攻读专业学位的渠道,这就从制度上解决了“三个单一”的问题。另外在培养模式上,采取了国内校校之间、校所之间、校企之间以及与国内外之间联合培养等多种形式培养研究生的措施,形成了高层次专门人才培养多类型、多渠道及多方式的多样化新格局。
问:我们目前已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三级管理体制,请您具体介绍一下其运行机制?
答:所谓三级管理体制,是指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学位委员会、各学位授予单位的学位工作三级管理体制,教育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各研究生培养单位的研究生教育三级管理体制。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通过立法与规划、财政投入、政策支持和质量监控等方式实行对全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领导与宏观管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学位委员会与政府负责对本地区的领导与统筹管理,研究生培养(学位授予)单位负责本单位的领导与管理并面向社会自主发展。这一体制有利于调动中央、地方和单位各方面的积极性,有效地推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改革与发展。
问:听了您的介绍,我们深切地感受到,这30多年来,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确实有了历史性跨越,您认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积累了什么历史经验?
答:我认为经验主要有六个方面:
第一,坚持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改革和发展是在党中央和国务院实行一系列国家发展重大战略的大背景下开展与实施的,如“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改革开放”、“科教兴国”、“建设创新型国家”、“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等。国家发展重大战略决定和影响着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改革和发展。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只有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才能得到健康发展。
第二,坚持依法行政。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暂行实施办法》、《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关于审定学位授予单位的原则和办法》这“老三篇”,是依法行政的依据;其次是要制定规程,严格程序,按程序办事;最后是要逐步规范化,这是依法行政的重要环节。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改革与发展,正是坚持了依法行政、有章可循,才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
第三,坚持走“试点—推广”的渐进式的改革之路。如何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学位制度与研究生教育体系,完全是一项开创性的工作。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过了30多年的努力探索,一个完整的、独立自主的、有中国特色的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制度已经建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坚持走“试点一推广”的渐进式改革之路,是保证其顺利发展的一条重要的经验。同时,在改革中,要把握好“四个度”,即:把握好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保证质量的信度、社会的承受度。
第四,坚持政府职能部门与专家学者相结合的运行机制。学位与研究生工作是一项学术性很强的工作,又是一项需要国家行政职能部门加强宏观调控管理的工作。因此,要坚持政府职能部门与专家学者相结合的运行机制,正确处理好学术权力与行政权力的关系,才能保证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改革顺利进行,才能促进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健康发展。
第五,坚持以学科建设为核心。通过多年的学科建设,及时将学科建设成果转化为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转化为优质教学资源与教学效果,转化为学术成果与学术贡献,在为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进步作出重大贡献的同时,又大幅提升了我国高等学校的育人能力、科学研究与技术创新能力及社会服务能力,从而也显著地提升了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能力。
第六,坚持走重点建设之路。“211工程”、“985工程”的实施和国家重点学科评选以及加强研究生院建设等重点建设举措,既缩小了与世界一流大学水平的差距,又带动了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整体水平的提升。
问:目前的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存在什么不足?
答:比如教育理念仍需进一步转变,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结构不够合理,管理体制与方式仍不适应,质量保障体系不完善,国际竞争力偏弱,立法工作滞后等。这就要求我们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解放思想,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推进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制度改革与创新、机制的改革与创新和教育教学的改革与创新,为从研究生教育大国建设成研究生教育强国而努力奋斗。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权利声明 | 京ICP备05030997号 | 文保网安备110180049 |

主办: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全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数据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东方网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