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作者:韦慧晓;摘自《中国研究生》2008年第11期

 

“八千里路云和月”,自广州往北从青海的格尔木走青藏公路进藏的路程是八千里路;而我今年九月份刚刚结束的艰苦的西藏阿里地区地质考察之旅也是八千里路。
我在西藏当了两年多志愿者,我的学业和事业的起点,与西藏这一片热土紧紧相连:2007年9月,我进入博士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和研究,我的博士课题选为“西藏的造山型金矿研究”。
志愿服务,是起点,让我渐渐走入我向往的青藏高原,触到它的心跳;志愿服务,没有终点,我深深被青藏高原的辽阔美丽、被西藏人民的淳朴善良所感动,我希望能为我热爱的这一片土地、为这里的人民尽我绵薄之力。
那么,这不同的八千里路各是怎样的云和月呢?且让我慢慢叙来。
 
一、把爱心当成责任,把责任当成习惯
我在西藏支教的日子,是一段体验西藏教师的辛苦劳作的日子。
如果来西藏是源于对圣洁高原的向往,那么在这里当志愿者,一定要有爱心。
2005年8月~2006年7月,作为中山大学研究生支教团成员,我在西藏林芝县中学支教,教初中。第一个学期,我担任的是三年级一个班的化学老师,二年级两个班的英语老师;第二学期,我担任的是一年级五个班的英语老师。
除了按照教研室的要求去准备教案外,我还向教导主任、各任课老师虚心请教,并经常去听课取经。我不断地总结,不断地改进自己的教学方法。上课、批改作业,虽然累得嗓子发炎或直不起腰,但看着学生们一天天按照我的进度安排,慢慢地对英语课的态度改变,也逐渐地掌握了英语学习的基本方法,我真的非常高兴。
很多老师都劝我不要太累了,但我还是乐此不疲,因为学生哪怕多背下一个字母、一个单词,都是进步。学生的进步是老师的责任。
也因为这个责任,我落下了到西藏的第一滴泪。那是委屈的泪水。我落泪,是为了“打不打学生”的问题。
农牧区来的孩子总是玩心比较重,若老师不严厉的话,课堂纪律就无法维持。在请教了很多老师后,我才知道,原来我居然是这个中学唯一没有打过学生的老师,而其他老师经常带着打折了的尺子回到办公室。我没有打过学生,就让学生慢慢产生了在我的课上捣乱也不要紧的情绪,课堂纪律慢慢变得很难维持。在离我支教结束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时,我终于“黔驴技穷”了,我决定在下午的课上亲自“教训”一下捣乱的学生,还借好了一把尺子。
但我心里还是没底,于是与援藏医疗队的医生们讨论,他们一听我说这个话题,马上纷纷反对。广东援藏干部、林芝县县委书记也立刻表示反对。我问:“那我该怎么办?”他说:“反正不能打。”“可是其他老师都打呀,为什么我就不能打?”“其他人打行,也许你打就不行。说不定会引起民族矛盾的。”“可是其他汉族老师也打呀。”“我说了,其他人打行,也许你打就不行。”“可是不打课堂纪律越来越差。”“你是支教的,再过几个月就走了,何必那么认真?”我顿时愣住了,难道我认真还有错?书记又补充了一句:“不要给援藏干部惹麻烦。”顿时,我的眼泪无声滚落。
虽然在讨论中,我没有得到一个有效的建议,但我还是明白:无论如何,不能打学生。我拨通了班主任边巴老师的电话,问他该怎么办,说着说着又委屈得哭了。边巴老师赶紧说:“韦老师不要着急,让我来教训教训他们。”通过班主任的“教训”,这个班的纪律到我离开学校时都一直不错。他教训的方式当然还是:口头教育加上“打”。
是的,我不会一辈子在这里教书,因为对学生的责任感,为了对这里教育方式的摸索,我流下了委屈的眼泪,但我更加了解这里的教育现状,明白这里的教育不能一蹴而就,不能照搬其他地方的模式。
爱心给了我们责任,我们无怨无悔地把这责任变成了自己的习惯。
 
二、无私无畏,挑战艰苦
2006年7月~2007年9月,我在西藏地勘局区域地质调查大队的总工办实习,这是体验西藏地质队员艰苦工作的日子。
带着万丈豪情我来到了离拉萨市区十七公里的大队队部,当管物业的负责人把我领到分给我的房子里时,我明白,这回真的要艰苦了。
房子是三十多年前队上职工集体动手盖的土坯房,独门独院,当年住四个人的一间半房子现在我一个人住。院子里有个水龙头,上厕所要到几十米外的公共厕所,更不能洗澡。房子里备了一张床、一张书桌、简单的床上用品,客厅里有一套厨具,还有几张旧沙发。
本想好要体验艰苦的我,一时间还是无法接受这个环境,于是发信息给广东援藏队的领队李庆雄书记:“我走进分给我的房子,知道自己终于要开始艰苦了,想起在林芝有你们关照时的幸福,真的好想哭。”看到回复信息“小韦别哭”,我的眼泪就落下了。
这是我在西藏第二次落泪。但热爱生活的我当然不会颓废沮丧。半个月时间,我利用周末把自己的住处打扮成了美丽的藏式房子,添置了藏式桌椅,挂上了藏式的门帘和窗幡,院子里种上了格桑花和大丽花。藏族地质队员说我的房子是区调队最漂亮的房子,好开心也好骄傲。
我被分配到工作接触范围最大的总工办。我一边学习使用地质软件、实验室样品分析,一边研究西藏的地质构造,一边等待着到野外勘查的机会。
在我的不断积极争取下,8月25日,我作为区调队第一个派到阿里、那曲地区的女地质队员,随副队长易建洲一行到几个矿区检查工作。此行第一个矿区的海拔就接近6000米,全程接近4000公里,路上的艰苦和困难是可想而知的,在路途中,我们经历了无数次陷车,我也差点失足跌下乱石丛生的陡壁,但我在队友们的帮助下一一克服,顺利完成了这一次野外的实习。
在结束野外考察返回拉萨的路上,易队长和老罗队长又开始愉快地说起他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各自刚分到地质队时的生活和工作情形,感叹现在地质工作条件大大改善。我的眼泪无声滚落:什么是苦?这才是苦!什么是伟大?这就是伟大!在忙忙碌碌的繁华都市,更多的人又哪里明白自己所掌握的幸福?而对我来说,究竟什么是幸福?能与这群伟大的人在一起挥洒汗水、共度风雨,是我最大的幸福。这是我在西藏第三次落泪。
在离开西藏前夕,我的导师建议我在西藏选择一个金矿作为我的研究课题。这个建议得到了区调队的大力支持,而我的导师也将与区调队进行合作,对西藏的造山带型金矿进行系统的研究。这一次,告别西藏时,虽然还是止不住泪如雨下,但是我没有特别伤感,因为,我已经做好了以更好的方式再来这里的计划。未来的三年,我将为西藏的地质研究继续挥洒汗水、彰显激情。
 
三、忠孝可以两全
都说忠孝不能两全,但我认为“忠孝可以两全”。
今年的8月24日,是父亲的八十大寿,可是我们已经是生死两茫茫。6月23日,父亲因癌症去世。当时我还在西藏,病榻上的父亲没能等到我赶回去见最后一面。
“父母在,不远游”。在很多人观念中都认为:孝顺,就是要守候在父母跟前端茶奉水、照顾衣食起居。但我认为:尽孝的方式有很多,我在走父母年轻时想走而没有走的路、做他们想做而没有能做的事情,这样能让他们得到更大的开心和满足,这是我尽孝的方式。
我从读大学开始,就每年春节才回家,平时也不多给家里打电话,我总在努力地去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到最好,努力地去实现自己的理想。我高中时自发地向党提交了我的第一份入党申请书,在大学里创建了一个富有活力的学生团队,在高新企业里工作时拿到了企业对员工的最高嘉奖,以第一名的绝对优势跨专业考上了研究生,在我的研究生课程中每一门课都是第一,我申请到最艰苦的地方——西藏去支教一年,支教结束选择在西藏实习一年才回校继续学业,我拿到一份给我高度评价的奖学金——“美国百人会”英才奖……
那是2006年的冬天,我还在拉萨实习,忽然接到师弟的电话,叫我赶紧收邮件填写一个奖学金申请表,说是学校的团委书记阮映东大力推荐的我。这个由一百多位杰出美籍华人组成的团队“百人会”,在中国十四所著名高校设立研究生奖学金,其评选宗旨不仅仅看重学业和科研成绩,也非常关注社会活动能力、个人领导能力以及公益活动的热情;不仅仅是表彰优秀研究生的过去成绩,更重要的是发现和激励中国未来社会的英才。我的奖学金申请顺利地通过了学校和百人会的审批。因为获奖,我的家乡广西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南国早报》对我进行了专访,并整版刊登了题为《愿广西为我而骄傲》的文章。
酷暑时,我从西藏赶回家,跪在父亲的遗像前,我很平静,也很坚定。
当你把祖国人民的命运与自己、与家庭的命运联系到一起的时候,为国也是为家。父亲是这样的,我也是这样的,所以对我而言:“忠”就是“孝”,“忠于国家民族”就是对父亲最大的孝顺。
 
四、西藏精神鼓舞我
当有人因我在西藏当志愿者而夸奖我时,我常常心生愧疚。因为跟长期奋战在青藏高原的人相比较,跟祖祖辈辈在这片土地上劳作的人相比较,我所做的,微不足道。
一来到西藏,就知道了“西藏精神”,也慢慢以此为准则来要求自己。“老西藏精神”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奉献。“新西藏精神”是:老老实实做儿女,踏踏实实干工作,艰苦不降标准,缺氧不缺精神。
中山大学有这么一位校友,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大学毕业就自愿到西藏工作,一待就是十多年;回到内地后,依然心系西藏,本世纪初再次肩负重任重回西藏,一待又是六年。他将对这片土地、对西藏人民的热爱倾注在西藏的文化事业、对外交流事业当中,他的执著和热情让远在南海之滨的中大学子们深受启发。
我们身边还有很多扎根西藏的汉族人,他们对这里的艰苦环境没有一句怨言,默默承受着与家人长期分离的思恋和痛苦,扎扎实实地在西藏干着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工作。还有更多更多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藏族人,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热爱着这一片养育他们的土地。有他们一边劳作,一边自由自在地歌唱,谁说这片辽阔土地贫瘠?
我被西藏精神所鼓舞、所振奋,我想为我热爱的西藏也付出最大努力。
 
五、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在西藏除支教外,我还主动去推动资助贫困学生的事情;我除了与同一届的支教队友团结友好、共同努力外,还主动与后两届支教队进行沟通交流,带他们尽快地适应西藏:我除了做好自己的工作外,还与每一位打交道的人愉快交流。不管是援藏干部、医生、老师、喇嘛,还是出租车司机、单位的保安、清洁工……都很高兴有我这么一个真诚的朋友。没错呀,我们志愿者的任务,不仅仅是教学,更重要的是当好西藏与外界交流的窗口和桥梁,我们的快乐和积极会是藏汉的进一步和谐相处、共同进步的催化剂。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如果你能给别人带来快乐,那么当你看到他快乐的笑容时,你会更加快乐。这种快乐是其他的快乐所不能比拟的。而当你做的事情是为更多更多的人谋福利的时候,你会有无上的信心勇气,你会得到无穷的快乐。这就是志愿精神的实质。
支教,志愿服务,是起点,不是终点,我将继续行进在通往理想的道路上,这条路上还有很多个不同的“八千里”,我会踏踏实实地走好脚下的每一步。
 
(作者:韦慧晓,中山大学博士生)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权利声明 | 京ICP备05030997号 | 文保网安备110180049 |

主办: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全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数据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东方网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