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在两极闪光

作者:蔡莉莉、杨萍等 ;摘自《中国研究生》2009年第8期

 

不高的个头,单薄的身躯,沉默的表情,他,是一位很容易被淹没在人群中的平凡的研究生;但他却又是“师大风云人物”、“师大研究生标兵”等荣誉的获得者,也是一位被众多炫目光环环绕的研究生。他,就是上海市首位远赴世界两极执行科考任务、被誉称为“师大两极科考第一人”的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08级博士研究生林凌。
他先后随中国南极科考队的“雪龙号”远征南极和北极。2007年11月12日,林凌作为上海仅有的两名高校在读学生之一,独立担负了“南大洋表层走航和测区微型生物群落结构和生物多样性调查”这一项目,由此开始历时5个月的南极之旅。这个项目是南极科学委员会(SCAR)提出的南极今后10年五大国际合作计划之一,也将为我国今后对南极海洋微生物资源的综合利用提供必要的基础数据。凯旋三个月后,鲜花的浓郁还未散尽,掌声的热烈仍在继续时,林凌随“雪龙号”再次出征北极。那是2008年7月11日,当我们都在享受夏日充盈着的碧绿时,他却又一次选择了冰天雪地。
“在校大学生中,像我这样能够登上世界两极的很少见,我很幸运。”面对种种荣誉,谦虚的林凌这样评价自己。然而,“机遇总是垂青于有准备的人”,严谨的治学态度、出色的学习能力和不畏艰难的工作精神,构成了他“幸运”的基石。
他说:“冰藻因冰而生。”林凌就如冰藻一样,因科研而生。每每谈到科考项目,腼腆少言的他就会变得兴奋异常。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对于如何走上极地科研之路,林凌表示,他很早就对海洋微生物产生了兴趣。在一般人眼中,连续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对着显微镜是一件很枯燥的事,他却把这些过程当作一种无上的乐趣。“在跟着老师做课题的过程中,了解得越多,就发现自己知道得越少,因此就想要学习更多。”
可以说,无论是广泛学习的本科期间,还是师从赵云龙教授从事专门研究的研究生阶段,揭开海洋微生物奥妙的梦想是他走上两极科考之路的最大动力。
在南纬45~60°的南大洋,有一片危险海域——“魔鬼西风带”,这里常年气旋频繁,风大浪高,十分凶险,但却是航船前往南极的必由之路。两极科考,对于林凌来说可算是一段宝贵的科研“西风带”。
随“雪龙号”出征,在很多人看来是荣光之旅。然而,科考不是随团“旅游”,光鲜背后的艰辛鲜为人知。“每天白天 6点、12点,晚上6点、12点,都要准时进行海水采样,一天的时间排得满满的,”回忆起当时的工作情况,林凌说,“平均每天工作16个小时左右,只睡两次觉,每次大概两三个小时吧。任务重的时候连续几天都不能睡,困了就站着眯一会儿,用‘雪龙号’上的话说是‘船动我们跟着动,船不动我们还要动’。”
这段“同甘苦,共患难”的时光虽然艰辛,却让“大洋科考队”队员们结下了深厚友谊。“我们大洋队的工作氛围很好,大家都有一种共同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有困难就互相帮助,有问题就大家解决,每个人都在认真工作。”正是在这种认真和坚持下,林凌两次科考共完成187个走航海洋站位、134个测区定点海洋观测站位以及十余个海冰站位的采样和初步分析工作,采集海水、海洋微型浮游植物、浮游细菌、微型浮游生物、藻类活体、海冰微小型生物等样品万余份,为我国极地海洋研究积累了大量宝贵的素材。
科研“西风带”的磨炼,让林凌更加懂得坚持的含义。“科研需要不断的思考和反思。平时无论是做实验还是写文章,都是踏踏实实一点比较好。自己定下的目标不管怎么艰难,只要开始做了,我就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做完,而且一定要做好。”
两次极地之行使林凌的科研视野更加开阔,“雪龙号”上的“南极大学”和“北极大学”是他不断汲取科研养料的重要平台。每周一次的专题报告会上,不同领域专家的主题报告,成员之间的学习和交流,使林凌迅速成长起来,“这段时间的学习与平时最大的不同是接触面广了,眼界不同了,立足点也不同了。”
长时间与老一辈科研人员朝夕相处,林凌从他们身上汲取了许多养料。谈起他所在的“大洋科考队”队长——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的工程师张永山,林凌很激动,“张队长多次进行南极考察,见多识广,经验丰富,有几次遇到恶劣的天气,船体已经倾斜了二、三十度,张队长还坚持采样。平时,他对我们这些新手十分照顾,我们都尊称他为‘老南极’。从张队长身上,我学到了积极进取、迎难而上的精神。”
春节是万家团圆的日子。2008年春节,林凌正随科考队在长城站执行卸货任务,短短两小时的年夜饭之后,大家迅速回到工作岗位。“南极的天气是不等人的,有好天气必须抓紧时间,要不然天气一变,大风大雪根本没有办法继续工作。”
不在家里过春节,对于林凌,这还是第一次。他很惦记父母和弟弟,但终究没能和家人通上电话。即使是在南极科考的156个风雨兼程的日日夜夜,也不过和家里联络了三四次。“你想家么?”“想啊,怎么会不想呢?但是任务很紧,我没有理由也没有时间休息,”面对笔者的提问,林凌憨厚地笑笑,“除夕夜,我们这里是中午,但我们也跟着倒计时。出门在外,很想家,也很思念祖国这个大家,距离越远,心越近。每每看到有中国特色的东西,我都在心里默念:祖国你好!但是,地球是我们的大家园,我们有责任保护好这个大家。”
小家庭是家,祖国是家,地球也是家,“这是一种责任,对于科考,我有责任完成我的任务!”肩负起“家”的责任,需要的不仅是年轻科研工作者的无私奉献,每个人都一样任重而道远。猛然间,他口中的“责任”二字,显得倍感沉重,因为那不仅是一种真诚、投入的态度,更是一种奉献、坚韧的精神。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回忆起科考经历,林凌觉得,导师赵云龙教授和师祖赖伟教授厥功甚伟。从进入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那天起,不论在学习上还是在生活上,每一位老师都教给他很多。赵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赖老师踏实的科研精神是他获得的最宝贵财富。恩师的悉心指导点燃了林凌科研的梦想,承袭恩师的科研精神更是他不断进取的不竭动力。
两极归来,他拒绝了鲜花、告别了掌声,又一次进入“与世隔绝”的状态。林凌每天“窝”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理数据、写报告。在谈及今后规划之时,林凌有些腼腆,“我还谈不上成功,只是坚守一份工作并努力做好。去两极是个宝贵的机会,和老师们的悉心教导密不可分,”林凌反复强调,“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踏踏实实把带回来的样本研究好,”“这些样本都很珍贵,我得充分利用起来。”
除了最热衷的科研,林凌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所见所闻尽可能多地告诉媒体和身边的同学。“很多人不了解两极,我有责任和义务告知大家两极现在的严重情况。比如极地生物的生存状况,真的很不乐观。今年去南极的科考队员告诉我,之前帝企鹅全球大概有3000对,现在不到1/3了。而此次他们登上企鹅岛的时候,没有见到一只企鹅。”说到这里,林凌神色黯然。
大学之大,在其精神之博大。站在新时代的路口,当我们重新反思“大学精神”的时候,传承学术薪火,坚持科研创新,才是我们一代又一代研究生为“大学精神”所作的最好诠释。
 
(作者:蔡莉莉、杨萍、张婷婷,均为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权利声明 | 京ICP备05030997号 | 文保网安备110180049 |

主办: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全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数据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东方网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