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的漫漫兼职路

作者:俞玮奇、陈潇潇等;摘自《中国研究生》2007年第9期

    每当看见自己干瘪的钱袋,你是觉得花钱太多不好意思再跟家里开口?还是觉得家里负担太重?或者觉得已经是成年人,应该养活自己?或许你最先想到的便是兼职了。然而,兼职到底要面对的是些什么?

每天清晨六点,当舍友还在熟睡中,已经是研二的Calcilock同学早已悄悄离开宿舍,在路边匆匆买好早点后直奔公交车站。当上午七点半时,他已经出现在了江宁一所学校的讲台上。看到这里,你或许已经明白了,Calcilock同学正是去一所学校当兼职教师。
当前,在大学校园里,铺天盖地的兼职广告、火热的Part time Job版……学生兼职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普遍的现象。而在这群校园兼职人群中,研究生群体也算是一个很特别的群体。他们已不同于一般的在校本科生,很多已经不好意思再开口向家里要钱了,必须自己解决自身的生活问题。而平时除了学习外,还有科研任务、论文发表……还要处理同导师、院系等多方面的关系。面对生活,他们所面临的是重重的压力。
 
亲历篇:
一位研究生 兼职的辛酸遭遇
 
一谈起兼职生涯,Y无奈地笑笑,用很沧桑的口吻告诉小记,他和大多数寻求兼职的学生一样,当初选择在紧张学习之余做兼职实为生活所迫。
Y来自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又是自费读的研。在经历了一年紧张的选课修学分和频频的“财政赤字”后,研一暑假里他就迫不及待地走进了兼职中介所。工作人员对他笑脸相迎,谁知这笑里可是藏刀的。他被告知,给介绍工作可以,不过先得入会,成为会员才给提供工作机会。他想“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于是咬了咬牙,交上一百大洋,怀着“壮烈”心情,入了会。本想着“组织”会像亲人一样待他,工作不久就会朝他奔来了。谁知工作人员的脸马上“晴转多云”,让他回去等消息,有工作机会马上通知他。从此以后,任他望穿秋水,打穿了该中心的电话,得到的始终是等待再等待的答复。
好不容易有一天他接到了该中心的通知,兴致勃勃地赶去一问才知道是在闹市区发宣传单。虽然觉得研究生干这差事有点脸上无光,可是想想信用卡快要到期了,他还是决定一试。起初他还以为只要发完一定量的传单就万事大吉,可以领酬劳了。谁知负责人告诉他,这工作不是按发传单数算的,而是按天算的,还设定了回馈量的底线。三天疲于奔命下来,他才拿了一百二。累得手脚抽筋,口干舌燥的他,只能心里暗暗骂道:“黑心的‘资本家’!”
谁知还有更郁闷的,中介在他给介绍了这份工作后,就再也没有给他提供过兼职的机会,留给他的是“无尽的等待”,实质上结束了对他的服务。待他上门兴师问罪,工作人员脸不红,心不跳,义正词严道:“我们不是已经给你介绍过一份工作了吗?怎么能说我们是骗人呢?我们也没有说以后不给你机会了呀。只不过现在暂时没有罢了。请耐心等待吧!”Y心想,这种提供短期兼职的方式完全是中介和雇主的共谋下促成的,一方名义上可以完成提供兼职的服务,一方可以得到廉价劳动力。而且按照这种模式,像学生这样的廉价劳动力会如长江后浪推前浪般地给他们赚钱,而无数像Y这样的学生只能是“此恨绵绵无绝期”。
此后,Y也曾试图不通过中介,自己找工作,可是文科出身的他由于专业限制,也遭遇了重重困难。万般无奈中,他还是迈入了其他中介的门槛。有了上次的教训,他总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对于中介提供的兼职类型做了认真筛选,不给中介以短期职位搪塞他的机会。
采访结束时,Y坦诚地告诉小记,由于学生的社会交往面窄,社会资本有限,所以中介在学生寻找兼职过程中还是能起到一定作用的。但是,面对打着各路旗号的中介和他们吹得天花乱坠的优厚待遇,我们必须做出清醒的判断,要明确自己的目的。最好能见雇主,当面谈好具体工作和薪酬,签订合同。如果始终是隔着中介的面纱,就很难做出理智的选择,只能上当受骗了还“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问题篇:
困境抑或是挑战
 
当我们采访了无数个研究生兼职的情况后,发现那些正投身于各项兼职工作的研究生们不得不承认一点:在兼职过程中,他们所面临的是无数的挑战,有时甚至因此陷入两难的困境之中。
困境一:学业VS兼职
当前兼职在大学校园是一种被校方默认的生存方式,但是从总体上来说是和学校的教学计划相冲突的。学生的本职自然是学习,尤其是研究生,他们本身就是被作为学术研究者来加以培养的,再加上导师分配的科研任务,时间上已经安排得很满了。所以要抽出时间来做兼职,势必要占据大量本来属于学习和科研的时间。学业和兼职自然常常会冲突。
文章开头提到的Calcilock就经常处于这种困境之中。Calcilock告诉记者,当前学校每个月发的208元肯定是不够的。为了维持日常的生活,兼职是必需的。当然,兼职肯定会耗费自己的大量时间,比如去江宁的那所学校讲课,光路上来回就要花去三个多小时。虽然已经是研二了,理论上空余时间比较多,但兼职将很多空余时间给剥夺了。“现在愁啊,论文还没发呢,一直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写论文。”而毕业肯定要发表论文的。令小C更为痛苦的是,毕业论文就要开题了,由于兼职,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看书,到现在为止,他自己一直还没有什么思路。“痛苦啊,我的毕业论文怎么开题!”在和记者聊天过程中,小C不止一次和记者谈起他的论文。看得出,学业和兼职的矛盾在小C的身上已经很尖锐了。此外,小C还告诉记者,兼职过程中,学业和兼职冲突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你正在外面兼职,突然导师一个电话打过来要你立马过去,而你正在江宁讲课,你怎么办?是回去还是继续讲课,怎么回去都还是个问题。小C最后感慨道:“兼职有的时候真的是让人身心俱疲。”
困境二:馅饼VS骗局
社会上的兼职名目繁多,令人眼花缭乱,但有不少是鱼目混珠,缺乏规范和法律保障,特别是一些中介公司昧着良心赚钱,欺骗求职心切的学生群体。兼职是馅饼还是骗局,去做还是不做,如何防止变相被骗,这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目前,兼职的欺骗方式最集中的是收取一定的中介费用,之后介绍给你价格低廉的兼职岗位或者根本不介绍。这种方式固然低劣,但在一些情况下,中介公司会采取一种变相的方式让你在不知不觉中落入他的圈套。
D同学曾在一家中介公司的介绍下做了访问员的工作。当时,这家中介公司和他说只是帮企业做几份简单的问卷调查,了解一下市场,并让D同学交了押金,许诺说做完三次就可以取回押金。D同学见是一份比较轻松的差事就答应了下来,殊不知这份兼职扛下来有多艰辛。等他拿到调查问卷时傻眼了,一份是为卡车公司做的,另一份则是生产尿不湿的厂家提供的,而且为了保证调查的真实性,必须提供现场录音凭证。D同学是外地人,对南京人生地不熟的。为了卡车公司的那份调查,他先后奔波于南京车站、王家湾、红太阳装饰城等各大货运集散中心。不仅路途遥远,而且开展调查也很困难,不是遭到被调查者的白眼和拒绝,就是好不容易找到愿意填写的人了,往往又不符合表上的要求。至于那份调查尿不湿使用情况的调查问卷就更难寻找调查对象了,很多人会以为你是来上门推销的而把你拒之门外,做到最后根本没信心做完合同上许诺的工作量。D同学事后回忆说,这样的中介公司故意将一些看似容易实际操作却很困难的工作摊给不知情的学生群体,摸准你的心态,而后让你知难而退,主动放弃,变相地欺骗了你。
的确,面对运作还很不规范的中介市场,学生群体往往成为一些黑心中介的猎物,到最后人财两空,无处申诉,只能自认倒霉。
 
后记:
辛酸和矛盾
 
纵观种种研究生兼职现象,我们看到更多的是辛酸和矛盾,然而为什么每年还有那么多的研究生趋之若鹜,冲向兼职市场呢?从表面看,很多研究生是为了给自己赚“阅历”,所谓的锻炼适应社会的能力,为今后找工作奠定基础。可是深入调查下去,经济因素占了更重要的地位。绝大多数的研究生兼职是为了增加自己的收入,改善自己的生活状况,在经济上自立自强。就目前国家提供的生活补贴来看,仅仅够研究生支付基本的伙食费,有的甚至还不够一个月的伙食费,很难满足日常生活的需要。同时,他们也不可能再像本科阶段那样依靠父母来生活,所以一旦找到兼职工作,绝大多数研究生愿意自己负担自己的生活费用。
研究生兼职总体上讲,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但这个过程中,校方如何引导和帮助研究生正确对待兼职,以及研究生自身需要怎么样调解兼职与学业、导师等各方面的关系,都是需要引起我们重视的问题。
兼职之路漫漫,这条路充满了艰辛,充满了挑战。
 
(作者:俞玮奇、陈潇潇、梅 倩,均为南京大学研究生)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权利声明 | 京ICP备05030997号 | 文保网安备110180049 |

主办: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全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数据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东方网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