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隆平:我只是一名农业科技工作者

作者:刘建强、王传晓;摘自《中国研究生》2006年第2期
 袁隆平,无党派人士,中国杂交水稻育种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中国国家杂交水稻工作技术中心主任、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顾问、世界华人健康饮食协会荣誉主席、20064月当选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被誉为“杂交水稻之父”。200121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隆重举行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授予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200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07429日,世界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正式就任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并出席了有世界数百名顶级科学家参加的美国科学院院士年会。
 
2005年12月26日,长沙随处可见枝叶依然繁茂的树木。袁隆平的杂交水稻研究中心,就坐落在湖南农科院一片绿树的掩映之下。
当“科学精神实践行——探访潇湘科学大师”一行15人紧张地在研究中心会议室布置时,一位黑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探头看了看,随后笑了笑退了出去。“这就是袁隆平院士吧!”回过神来的一行人显得很兴奋,和袁隆平的第一次见面,很平实。
面对我们的“突然袭击”,自称没有准备的袁隆平依然愿意和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学生座谈。“去做报告,我不善于讲那些东西,不过今天我还是很愿意和你们座谈,随便聊一聊。”
袁隆平走路生风,声音洪亮,笑声爽朗,思维敏捷,完全看不出是一个75岁的老人。
 
“身体是基础的基础”
 
记者:您看起来非常硬朗,身体很健康,这是不是您平时锻炼的结果?
袁隆平:无论做什么事,身体是基础的基础。没有好的身体什么也谈不上。我现在还在天天打排球,夏天游泳,冬天就去海南游。在农科院连续三年的游泳比赛中,我都是第一,虽然我没有他们年轻人的体质好,但我游得快,一马当先。我看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戴眼镜的太多,一个个都是glassman,压力太大身体不好,都快成了书呆子了,我不欣赏书呆子。
打排球时,我在场就赢,我不在场就输,因为我是主攻手。湖南三届老年气排球赛,我都参加了,农科院队赢了两次,唯一输的那次还是因为我受伤了。我上场不仅可以主攻,对于他们还是一个鼓励,你想,70多的人都上场了,其他的队员不更得加油!
 
记者:我们知道,您小提琴拉得非常好,游泳很棒,排球打的也很好。您认为这些体育锻炼和艺术活动对您的杂交水稻研究有什么样的作用?
袁隆平:说老实话,搞农业、搞水稻很辛苦,在田间日晒雨淋,如果身体不好就支持不住。幸好我们身体好,可以支撑住。我看现在的学生,男的都是白面书生,女的都是林黛玉,弱不禁风,这样不行。
平常拉拉琴、唱唱歌,可以调剂生活。我不会跳舞,但我喜欢古典音乐,可以陶冶情操,不致于使弦绷得太紧。人要有业余活动才行,应做到劳逸结合,有一些文体活动,兴趣要广泛,不能只做书呆子,生活不要太单调。
 
“怕失败就不要搞研究”
 
记者:您出生在北京,也在武汉、南京等大城市生活过,您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当初为什么选择走上农业研究的道路?
袁隆平:是的,我出生在北京,少年在武汉,青年在重庆,后来又到了南京,都是大城市。我为什么学农,这里有一个故事。在武汉我读一年级的时候,跟着老师去郊游,到了一个私人办的园艺厂。园艺厂不大,但很有田园风光,红红的桃子,一串串的葡萄,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风光,简直是田园乐。所以萌生了学农的念头。当时如果老师带我去真正的农村,恐怕我就不会学农了。
 
记者:您在杂交水稻研究中遇到过很多困难和质疑,但依然坚持下来并取得了成功,您是靠什么坚持下来的?
袁隆平:我常说,做研究是一个从小到大再到小,从粗到精的螺旋式上升的过程。其中有两个最为重要的,一是看大方向对不对,再者不要怕失败。我就是靠这些坚持下来的。
做研究首先要看大方向对不对,只要大方向对,经过努力,可以到达彼岸,即使惊涛骇浪也没关系。方向错了,再努力也到达不了。就像杂交水稻,杂种优势是自然界的普遍规律,小到细菌大到人,都有杂种优势。当时好多人质疑,认为水稻没有杂种优势。但我认为有杂种优势是个普遍规律,就坚持这个大方向。有人搞永动机,花了好多精力也不成功,能量是守恒的,怎么可能永动呢?本身的大方向就错了,就不可能成功。
第二个就是不要怕失败。搞科学研究怕失败,就不要搞,哪有那么一帆风顺的?一定要做好失败的准备,“失败是成功之母”,这是一个老道理,要积累经验教训。
还有一个就是不要怕风险,怕风险也不要搞。
在杂交水稻研究中,刚开始我发现了一株水稻,秧子又大又齐,颗粒饱满,简直鹤立鸡群,很高兴,于是就留下了这些种子。第二年播了下去,天天跑到田里去观察。结果出穗却大失所望,整个田里稻子高高矮矮,没有一株那么好。本来是望品种成龙,结果成了一条虫。但在失望中我产生了一个灵感,穗种是不会分离的,怎么分离了呢?经过反复思索,我认为很可能是天然杂种,后来就搞了人工杂交,发现不同的杂交组合有优势,就坚定了信心。
 
记者:您认为是灵感起的作用大还是扎扎实实的研究起的作用大?
袁隆平:关于科学研究,我总结了八个字:知识、汗水、灵感、机遇。
首先是知识,这是基础。现在我们在搞分子水平的研究,没有生物学、遗传学这些相关的知识,还搞什么研究?
第二个就是汗水。我们搞的是应用科学,要去实践,有些东西是在书本上学不到的。在实践中体验到的就是汗水,我们要到田里去。电脑里面也好,书本里面也好,是种不出水稻的。有人在电脑里设计“超高稻”,结果都脱离实际,不行。
再就是灵感。我的粗浅体会是,在科学研究中,灵感的重要性与在艺术创作中等同。灵感是知识、经验、思索综合在一起升华的产物。灵感是以思想火花形式出现的,很微妙,每个人都有,但你要一下抓住,在它出现时赶紧记下来。
最后就是机遇。这并不是唯心主义。法国著名的微生物学家巴斯德有句名言叫做“机遇垂爱有心人”,中国的韩愈也说过“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但后面一句人们常忘记,叫做“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就是说我们的机会多的是,但是发现这些机会的伯乐却不常有。
我们杂交水稻的一个突破口就是这样。我的助手在海南和云南找水稻资源,在野生稻中发现了一株雄性不育的稻子,没有花粉,雌蕾正常。这完全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本来是找野生稻,但我们有心,知道它的特征,就发现这株稻子,从此为杂交水稻成功打开了缺口。
 
记者:媒体时常称您是中国最著名的农民,您是怎么来看待这个称号的?
袁隆平:我是农业科技工作者,不是农民,也算不上农民。农民的体力劳动我搞不成,犁田、插秧用湖南话讲不如他们“里手”,就是没他们内行。我还不配当农民,犁田就不会。但我是为农民服务的。
 
“我没有奢望得诺贝尔奖”
 
记者:有人认为中国人中,您是最有可能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您怎样看待这种说法?
袁隆平:我完全没有那个奢望,取得什么诺贝尔奖,而且农业方面也没有,只有和平奖,只是这个和平奖政治色彩特别浓厚。得不得诺贝尔奖,也不要把它看得那么高。我对这些名誉看得很淡。
但在荣誉面前,我有一个很深的体会。1997年,我要去墨西哥领一个农业方面的奖,叫“先驱科学奖”。五个获奖人,其中四个都是美国科学家,我排在第二名。
那是一个很大的会议。由于签证方面的原因,我迟到了两天,直到颁奖的前一天晚上才到。12个先到的中国代表,其中大部分是青年人,对我的到来喜出望外,他们告诉我:“袁老师,您终于来了,您代表的不仅是个人荣誉,更代表我们国家的荣誉,您来了我们的地位就提高了。”
这是我的一个深刻体会,得了国际奖,给我们国家增了光,代表的是国家和民族。日本人非常骄傲,但那一次也没有他们的奖。
我觉得,爱国是一个人最基本的道德。
 
记者:您已经在杂交水稻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也获得了无数的荣誉,为什么还要在这么大年纪继续做下去?
袁隆平:我认为,人就要不断追求。有很多人取得了一些成就,就躺在功劳簿上,有了成绩就保守,害怕冒风险,生怕不成功就名誉丧失。这就是受名誉思想驱使,如果把名誉看淡,把事业看重,就不会在乎这些。人就是要不断地探索新东西,甘冒风险。
第三期杂交稻是我提出来的,900公斤。有人说这个太高了。但我有信心,人就是要不断地追求。
 
“我永远不会满足”
 
记者:我们知道,您有两个愿望。一是把杂交水稻推广到全世界,二是把“超级杂交稻”研制成功。您有完成这两个愿望的时间表吗?
袁隆平:2010年。到2010年,在国外的杂交稻种植面积,要由现在的150万公顷推广到1500万公顷。全世界有一亿五千万公顷的水稻,其中中国杂交稻占了10%,约1500万公顷。国外还只占1%,150万公顷,我希望能变成1500万公顷。一公顷稻子可以多产2吨,1500万公顷就增产3000万吨,相当于前年湖南全省的产量,可以多养活近8000万人口。
再一个就是超级稻。它分为三期,第一期的700公斤示范已经完成,第二期的800公斤计划2005年实现,2004年已经提前实现了。我向总理打了报告,要启动第三期,实现每亩900公斤。这些都是大规模示范田,900公斤是用两个百亩片,连出两年才达标。
我很有信心在2010年实现这两个愿望。但我不会满足,现在要改一下,要把希望寄托在你们年轻人身上。到时候我就80岁,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记者:您最近和一些科学家又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构想,直接利用阳光、水和二氧化碳来生产食物。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以后可以随便制造出来我们想要的食物?
袁隆平:地球的容量只有100亿人,现在将近70亿,要根本解决人们的吃饭问题,还是要靠人造食物。光合作用就是利用阳光、水、二氧化碳,有了葡萄糖,其他都可以。用水和二氧化碳制造食物,我认为在本世纪中期,2050年就可以初见端倪,只要我们搞清光合作用的机制。当然,这样重大特大的任务,还是要靠你们年轻人完成。
 
记者:那以后会不会有超级小麦?
袁隆平:已经有人提出了,“超级小麦”提出亩产六七百公斤,但现在还不敢提八九百公斤。还有“超级玉米”、“超级大豆”都跟着出来了。现在超级稻是老大哥,后面跟着“超级小麦”、“超级玉米”、“超级大豆”。
 
记者:非常感谢您抽出时间和我们交流,祝您身体健康!
 
(作者:刘建强、王传晓,均为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权利声明 | 京ICP备05030997号 | 文保网安备110180049 |

主办: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全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数据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东方网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