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元芳:我经历的“中国学位30年”二三事

作者:刘元芳

  刘元芳,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

 

  1978年10月,我在本科毕业11年后进入大连理工大学读研究生,先后获得硕士、博士学位,亲身感受了我国学位制度和研究生教育的发展。1981年1月我国开始实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至今已30年。30年来,我从各个角度亲历和见证了我国学位制度的诞生和发展历程,深深体会和感受到我国建立学位制度的英明决策和完善学位制度过程中的不懈探求;深深体会和感受到学位制度的建立对促进高等教育,特别是研究生教育质量的提高,对促进国际学术交流,促进科学教育事业的繁荣与发展的巨大作用。

 

  一、研究生招生的恢复和学位制度的诞生

  我就读的大连理工大学工程力学研究所工程力学专业共34人,编成一个研究生班,由钱令希、唐立民教授等组成的导师指导小组指导,全班80%以上的同学已过了“而立之年”并成家有了孩子。我们入学时,对毕业时是否要完成论文是不明确的,也没想过还要获得学位。大约学了一年多一点时间,传达上面下来的精神,规定1978年入学的第一届研究生都要完成学位论文。后来我才知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已经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13次会议审核通过了,从1981年1月开始实行。于是,我们班每个研究生都确定了学位论文题目,由学校安排导师作具体指导。我和其他两位同学的论文由钱令希先生指导,当时虽然时间十分紧张,但钱先生还是为我们安排了一个有国防工程背景的题目,亲自带领我们到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去调研。由于我校为首批博士、硕士学位授予单位,我们都还要进行学位论文答辩,答辩通过者授予硕士学位。

  我们读的是工程(计算)力学专业,要完成学位论文当然离不开计算机。然而,工程力学研究所只有一台TQ-16机,所里老师、研究生使用计算机都得预约登记,我们往往需要几个小时、甚至几天才能排上一次上机的机会,每次的上机时间也就只有几分钟。TQ-16计算机上机的程序是用穿孔器在纸带上打孔,由计算机读入,因此每天都有很多人等着用穿孔器,有的人实在等不及就只能手工在模子上打孔,而一旦程序出现错误,纸带在计算机上通不过,还得补孔改正,重新登记排队。完成一次计算往往需要这样反复多次。我班全体同学就在这么困难的条件下,在老师的指导下完成了学位论文。1981年4月,学校为庆祝建校32周年举行第11届学术报告会,全校100名研究生的学位论文作为学术报告会的会议论文组成部分,进行公开报告和答辩,我们也就成为我国实施学位制度后的第一批硕士学位获得者。

  教育部1977年10月下发的《关于高等学校招收研究生的意见》,在“研究生”前面没有“硕士”两字,说明当时还顾不及考虑学位问题。但是从招生文件下发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被全国人大常委会审核通过,仅仅用了两年多一点时间,效率极高。当时邓小平同志在提出要积极培养研究生的同时,又竭力倡导和推动在我国实行学位制度。1979年他在《高级干部要带头发扬党的优良传统》的报告中,谈到关于学校和科学研究单位培养、选拔人才的问题时说:“要建立学位制度,也要搞学术和技术职称。”1979年3月29日,根据中央建立学位制度的指示,教育部、国务院科技干部管理局联合组成“学位小组”,蒋南翔同志任组长。对于学位条例的起草工作,邓小平同志亲自过问,并要求蒋南翔同志抓紧进行。

  学位制度的实施极大地鼓舞了各学位授予单位和指导教师培养高水平学术人才的积极性,也激发了莘莘学子攻读学位的热情。1984年7月,钱令希先生跨学科招收的博士生施浒立通过博士学位论文答辩,成为大连理工大学第一个博士学位获得者。施浒立从事雷达天线座架结构设计,已经在西北电信工程学院获得了硕士学位,他在博士学位论文中显示的扎实而宽广的理论基础和学术水平得到了专家们的高度评价,经主持答辩会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天文台台长王绶琯教授推荐,中国科学院同意免试接受他到北京天文台攻读天体物理学第二个博士学位,1987年施浒立成为我国自己培养的“双科博士”。钱令希先生还不拘一格培养人才,为开展在职人员以同等学力申请学位作了开拓性的尝试。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南昌飞机制造公司工程师刘英伟一直从事飞机设计工作,成绩突出,多次受到航空部奖励。被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五一”劳动奖章,并荣获“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光荣称号。1983年,经航空界3位教授推荐,钱令希先生对刘英伟进行了考核,破格吸收他为在职博士生。在钱令希先生的悉心指导下,刘英伟出色完成了学业,1986年获得博士学位。

  以上这些是实行学位制度初期大连理工大学的一些事例,从中也可以反映出当时我国整个研究生教育界实行学位制度的状况。

 

  二、学位制度在探索中不断完善

  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相比,中国建立学位制度的历史还很短,发达国家的经验当然应该学习和借鉴,但是为适合中国的国情,还得靠自身不断探索、实践。下面是我对实行学位制度中遇到几件事的简单回顾。

  1.学位授权审核工作

  学位授权审核,是对学位申请人授予学位的资格和能力的审核,包括学位授权单位的审核,学科、专业点的审核以及博士生指导教师资格的审核等。学位授权审核是国家保证人才培养质量和学位授予质量的重要措施,学位授权审核制度是我国高等教育,特别是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学位制度建设的重要内容。从1981年11月3日国务院批准我国首批博士学位授予单位151个,硕士学位授予单位358个以来,学位授权审核工作始终贯彻“坚持标准,严格要求,保证质量,公正合理”的方针来开展。

  1993年初,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在印发的《工作要点》和《关于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提出,要加强对学位授予单位学位授予质量的审议、评价和监督,做好对前三批博士、硕士学位授予学科、专业的复查和学位授予质量评估工作。6月,根据国务院学位办的部署,以原东北工学院院长陆钟武教授为组长的工程热物理学科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评估实地考察专家组一行6人,对我校化工过程机械硕士点进行实地考察。那时我到学校研究生院工作不久,与化工学院及其学科点一起接待了考察专家组。专家组认为,我校化工过程机械硕士点成立早,专业方向面宽,特色鲜明,近几年,在教学、科研生产相结合方面迈出了很大步伐,给予了较高的评价。在集中考察的基础上,国务院学位办又组织有关专家对动力工程及工程热物理学科所属7个二级学科的108个硕士点和39个博士点进行了集中评议和总结。由于我校化工过程机械硕士点得到的评价高,在二级学科中排名居前,在1993年第五批的学位授权审核中顺理成章地成为博士点。这次实地考察和评估给我的印象很深,我认为这是学位授权审核的一种很好的方式,以评促建的方式既保证了学位授权点的质量,又可避免学位授予审核期间出现的“全国大串联”现象。

  2.开辟具有研究生毕业同等学力人员申请学位的渠道

  从1981年开始有“文化大革命”后第一届本科毕业生到1984年,我国每年研究生的招生人数只相当于本科毕业生数的10%左右,大批本科毕业生从整体上需要提高学术水平。开展在职人员以同等学力申请学位工作,开辟了一条使具有较高水平的实际工作者提高素质、获得学位的渠道。这项工作从1983年起,经过了积极准备、审慎试点,验收汇报、保证质量,分类管理、正式开展,调整完善、规范管理等四个阶段。

  我校在开展在职人员以同等学力申请学位工作中始终注意按规范和程序操作,保证同等学力申请学位人员的学位授予质量,因而成为国务院学位办批准的13个免验学校之一。1986~2005年20年间,我校共授予以毕业研究生同等学力申请硕士学位1059人、博士学位28人。1996年10月5日,我校首次接受国外学者意大利伯勒格玛(Bergamo)大学数学、统计、信息与应用数学系系主任、运筹学与计算数学教授埃米里欧以同等学力申请运筹学与控制论专业的博士学位。埃米里欧博士感言:“能在中国得到一个数学博士学位,对我个人和我的大学数学系的发展是十分有意义的。” 国外学者以同等学力申请并获得我校的博士学位,不仅是对我校数学学科学术水平的肯定,而且是对我国学位制度的认可。

  授予同等学力人员硕士、博士学位是我国高层次专门人才培养的途径之一,可以发挥高等学校所拥有的优质教育资源的作用,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接受高质量教育、获得高层次学位的需求。这种做法符合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协调发展的要求,使得现代国民教育体系更加完善,终身教育体系更加完备,是中国特色学位制度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2008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又组织有关地方学位办和高校人员对在职人员以同等学力申请学位工作作进一步的调研,以保证此项工作健康、科学地发展。

  3.专业学位的设置和迅速发展

  在恢复研究生招生初期,我国培养的研究生基本定位为学术型人才。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教育、科研领域的人才断层矛盾开始缓解,而工矿企业等实际部门对高层次应用型人才的需求日益迫切,设置专业学位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来。

  1991年原国家教委正式批准清华大学等9所院校试办MBA教育,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正式设立硕士层的专业学位,开创了我国设置专业学位的先河。我校研究生院与管理学院努力配合、积极申报,成为1993年增设的17所试办MBA教育的学校之一。MBA教育的试办和运行为其他种类专业学位的设置和规范积累了经验,1996年7月22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通过了《专业学位设置审批暂行办法》,各专业学位也成立了相应的全国性的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到2009年,我国参与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院校总数达到431个,占我国博硕士学位授权单位总数的60%。2009年开始,又面向应届毕业生招收专业学位研究生,实行全日制培养。目前全国共设置了38个种类的专业学位,覆盖了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急需高层次专业化人才的行业和职业领域,基本形成了专业学位的体系框架,可以说,我国已经初步建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制度,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培养了大量高层次、应用型专门人才。

 

  三、科学发展,推进学位制度建设

  我国建立学位制度虽然只有30年,在促进我国教育、经济、科技文化发展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对我国现代化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我国学位和研究生教育战线取得的每一点成绩和进步,都是不断实践、探索,坚持改革、创新的结果。已经到了“而立之年” 的学位制度,要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统领,坚持以提高学位授予质量为核心,以改革为动力,认真总结30年的经验,进一步加强建设,使我国的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走上更加有序、稳定、法制化发展之路。

  1.质量始终是学位制度的生命线

  我们的学位制度要更好地促进研究生教育的发展,要提高学术水平,要与国际学位制度接轨,必须保证学位授予的质量。我们要倡导形成重视学位授予质量的文化,将质量作为学位工作的行为准则和价值理念,形成研究生培养单位、导师、研究生都注重质量、崇尚优秀、追求卓越、善于创新的氛围。要加强保证学位授予质量的制度建设,加强研究生指导教师队伍建设,加强学风建设,无论哪一层次、种类的学位获得者必须货真价实,坚决防止和查处学位论文抄袭、弄虚作假、找“抢手”代笔等学术腐败行为。

  2.加快学位制度改革,切实推进《学位法》立法

  我国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是我国的第一部教育法,标志着我国学位制度的建立。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改革,现行的学位制度在学位管理体制,学位评定、答辩程序规范,各主体职责权限、权利义务等方面已表现出不足。 30年学位制度改革中积累的许多成功经验,需要通过立法的形式予以确立,实践中出现的问题也需要运用立法的手段加以解决。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从1997年就开始启动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以下简称《学位条例》)修订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法》(以下简称《学位法》)的工作。1999年原教育部长陈至立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上的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把《学位条例》修订为《学位法》作为本届学位委员会工作的首要任务。2000年中国研究生院院长联席会成立不久,也曾经热烈讨论过起草《学位法》的问题。如今十多年过去了,《学位法》的立法似乎仍然没有排上日程。作为《学位条例》的配套法规,国务院1981年5月20日批准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暂行实施办法》也已经用了30年。面对我国社会和高等教育领域的深刻变化和长足发展,一部“暂行”的实施办法一管就是30年似乎也不合适。应当尽快制定出台《学位法》以及相应的实施细则。

  3.进一步加强对学位制度的宣传

  学位不等于研究生教育,但从各国学位制度的发展历史和现状看来,学位制度的实施又使两者紧密相联。原国家教委主任朱开轩曾指出:“学位制度与高等教育,特别是研究生教育,有着相辅相成的关系,高等教育是学位制度的基础,学位制度的建立可以促进高等教育质量的提高和高级专门人才的成长。”实施了学位制度,国家有了衡量高等教育质量和评价学术水平的客观标准,使高等教育更加规范化、制度化,有利于促进高等教育(包括研究生教育)质量的提高,也有利于国际学术交流,促进科学、教育事业的繁荣与发展。在实际工作中,一些用人部门,包括有的政府人事部门,并不完全清楚学位和学历的区别、学历证书和学位证书的效用和区别,显然,这不利于学位制度的实施。应当通过宣传和教育使有关人员清楚:学位是建立在严格的科学训练和考核基础之上的,是个人接受研究生教育、受训练和培养过程结果的标志,学位称号具有终极的性质。而研究生教育是个过程,具有研究生学历表明个人经历了研究生阶段(过程)的教育并且合格。学位证书体现学术能力和水平,学历证书(文凭)表明受教育程度。

 

  参考文献

  [1] 吴镇柔,陆叔云,汪太辅. 中华人民共和国研究生教育和学位制度史[M]. 北京: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1.

  [2] 孙懋德. 大连理工大学校史[M]. 大连: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1989.

  [3] 刘元芳. 英明的决策 不懈的探求[J].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2008(11):9-12.

  [4] 袁永红,代玉美,刘元芳. 《学位法》的立法分析[J].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2004(2):17-20.

  (选自《学位与研究生教育》2011年第2期)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权利声明 | 京ICP备05030997号 | 文保网安备110180049 |

主办: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全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数据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东方网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